Fragile~再見月之廢墟~
Photobucket

- 第三章 -

在PF的指引下,賽特打開匝門。
“這下面有地下鉄綫路,順着綫路走,應該就能到達外面了。”
話音剛落,一陣劇烈的震動從腳底傳來。
“又……又在地震了!”
“要快點離開了,再這麽下去,劇烈的震動會把這裡摧毀的,地下鉄的構造承受不了了。”
“這麽說我們很危險呀!”
“沒錯,如果不儘快離開……”
PF沉默了,賽特偏過頭去,想借餘光來猜測PF要說的話,可他看到的只是PF頂上的柱型發光体。
“怎麽了?”
“……在我們前面的月臺會更加危險。請你千萬不要勉強,如果感到危險的話,請返回火盆邊上。無論前進還是後退都同樣需要莫大的勇氣。”
“嗯,知道了,我會小心的。”
“在這之前,你能安全通過這裡的幾率是……”
“嗯?”
“嗯……不……不!沒什麽!一定,沒有問題的!”
“嗯!因爲我們兩個在一起,所以絕對沒有問題的!”
“嗯!”

賽特步步爲營的靠着樓梯中間的鉄扶手往下移動,儅他快到達樓梯底部時,耳邊傳來低沉的咆哮聲。
“小心,數量不少。”
賽特大氣都不敢出,不遠處似乎有幾雙發出紅色光芒的眼睛在怒視着他。雖然他瞪大了眼睛,缺沒有把注意力集中在前方。因爲他所擔心的是……
“被包圍了。”PF急促的説道。
糟糕的情況果然發生了。四只大狗膜樣的怨念露出獠牙,從黑暗中向他靠攏。現在除了后方,他沒有任何可以逃生的路。
哪只會先行動呢?還是會同時向我撲來?竹刀對他們能造成傷害麽?
賽特擺出防禦的姿勢,觀察着敵人,腦子轉得飛快,思考各種對應的策略。
突然左邊的大狗吼叫着撲過來,把賽特推倒在地。
“咣!”PF撞在地上,發出巨大的響聲,想不到這一聲竟然把其餘三只狗鎮住了,都沒有繼續靠近。
賽特用力的掙扎,處於下風的他無法用竹刀攻擊,只能最低程度的做些防禦性的反擊。他把頭別向一邊,避免大狗的唾液滴進眼裏,竹刀早被甩到一邊的地上去了,而雙手也在制約着大狗……
“對準它的腹部攻擊,或許有效。”PF建議着,不知是不是因爲自己太緊張,賽特感覺PF的聲音也好像在顫抖,大概只是錯覺吧。
賽特提起膝蓋,用力的往上頂去,剛好命中了大狗的腹部。
説時遲那時快,大狗發出一聲悲鳴,身體鬆懈下來。塞特趁機掙脫大狗,撿起竹刀對準大狗的額頭擊去。大狗搖晃了幾下,倒在地上,瞬間化作青煙消失了。
“看來我的力量還不足以對付他們,躲開比較好。”
塞特一邊擦掉臉上的唾液一邊皺着眉頭說。
“月臺邊緣有列廢棄的地下鐵,到那裏避一避吧。”

賽特飛快地沖過滿是野狗靈魂的月臺,耳邊不斷響起大狗們的怒吼,但他們似乎因爲同類被消滅有點退縮,只好原地吠叫發出警告。賽特頭也不回的鑽進地下鐵中。
“暫且逃過一劫呢。”
“是啊。不過,這裡會通向什麽地方呢?前面好暗呢。”
賽特好像是習慣了那些“女性的厭惡”,只要車廂邊出現向他擁抱的手,就揮動竹刀將他們擋開。

在經過會被無數手抱昏的車廂后,賽特看到隧道的盡頭有一絲光芒。他加快腳步跑了過去。
豁然開朗的景色,天空好像被燒着了一樣,紅色,橙色,紫色混在一起。給人感覺又美麗又詭異。而圓圓的月亮懸挂在正前方。

“啊!天空是紅色的。好像在燃燒一樣。”
“這種現象叫朝燒,太陽在出來的時候,光線射在地球的大氣上,經過折射,我們就能看到不同顔色的天空了。今天風很大……那個……你在聼麽?”
“嗯,這樣紅色的天空我第一次見,太漂亮所以被吸引住了。”
“的確很漂亮呢。”
“……對了,說起來,你是不是無論什麽問題都能解答?”
“是,解答使用者的疑難是PF的使命所在,有什麽就盡情問吧。”
“那個……呃……你知道銀色頭髮的女孩子嗎?”
“銀色頭髮,女孩子,對麽?請等一下。馬上在資料裏面搜索……”
短暫的運轉。
“那個,電力不足的原因,沒有辦法連接資料庫,但也並不代表找不到。”
“有她的資料嗎?”
“是,啊,不是。”
“到底是還是不是?”
“我記憶裏,銀髮的女孩子,好像見過,又好像沒見過。”
“見過?”
“見過,不……沒有見過。”
“是嗎,原來你沒見過啊……”
賽特失落的垂下肩膀。
“啊,不過,銀髮女孩的去向有辦法可以推測出來。如果有人在這裡附近的話,説不定,會跑到商店街那邊去了,那裏是個很繁榮熱鬧的場所。”
“商店街?在哪?”
“剛才我們經過的地方有個樓梯可以上二樓,但是那邊被鎖住了。呃……不過沒問題的,那個門的鑰匙一定就在這不遠處的房子裏面,那邊以前是保管鑰匙的地方。有百分之八十的幾率會找到。”
“我知道了,只要到那邊找到鑰匙就可以了吧。”
“沒錯,倉庫裏面應該有一把細長的,金色的鑰匙。那個,過去的時候請小心點。”
“嗯。走吧。”

賽特在兩旁蟈蟈的叫聲中沿鐵道來到房子前,鐵道一直伸延到這裡。他用力的推開大門。
“好重……唔……”

因爲屋頂有天窗的關係,房子裏面顯得並不是太過黑暗,賽特走進去,發現中間站了一個人。

“呐~是媽媽麽?”
一個身穿紅色大衣的雙馬尾小女孩一臉驚訝的站在那裏,儅她看到賽特時,臉上的表情瞬間轉變成失望。
“唉……原來不是媽媽啊……”
“呃……那個……我們在找能打開地下街匝門的鑰匙,你……見過嗎?”
“喂喂~我們一起玩吧!和我一起玩嘛~”
小女孩把手背在身後,頑皮的笑着,並沒有理會賽特的問題。

“你,請聼清楚人家說的話,我們在找一把金色的鑰匙。”
PF嚴肅的對她說到,好像對女孩無視賽特的問題很不高興的樣子。
“討厭,我有在聼啦!”
小女孩噘起嘴巴,得意地從懷裏掏出一把小小的鑰匙。

“金色……細長的……這不就是……!”
“這把鑰匙的吻合度是……百分之九十七。”
“那個……那個!能不能把鑰匙借給我用一下?”
“不干!”
小女孩聽到賽特這麽問,馬上緊張的把鑰匙收了起來。
“誒~~”
“被果斷的拒絕了呢。”
PF幸災樂禍的説道。
“怎麽這樣……難道我有被女性討厭的基因嗎……”
賽特非常沮喪的垂下頭。
“小姑娘,我們現在情況很急迫,這把鑰匙對我們來說非常的重要,如果你不把它給我們的話……拜托你了!”
“不行!不干!我才不要!這個鑰匙閃閃發亮的好好看,和媽媽的項鏈一樣美……我是絕對不會給你們的!”
“不要說任性的話了,請馬上交出來。”
PF明顯開始不耐煩了,冷冷的發出命令。
“好……好兇……嗚啊啊啊啊啊!”
小女孩開始放聲大哭。
“啊……別哭了……”
“誒,這下,怎麽辦才好。”
PF亂了陣腳。
“這種情況,連你也應負不來啊。問我的話……也不會處理呢……”
“陪我玩!”
小女孩擡起頭,委屈的望着賽特,眼眶裏的淚水還在打轉。
“什麽?”
“大哥哥要是陪我玩得話,我就考慮把鑰匙借給你。”
“得寸進尺了……”
PF很不滿的抱怨着,對這種情況完全沒有辦法。
“好吧,陪你玩。”
“誒!……你確定要陪她玩麽……”
PF用不敢相信的語氣問到。
“玩捉迷藏的遊戲吧!”
“捉迷藏?”
“嗯!我躲起來,大哥哥你來找我,要是我被你捉到了就算你贏~”
“好的。”
“真拿你沒辦法。”
PF無奈的沉默了。
小女孩一溜煙似的跑了,過了一會她叫到:
“藏好了哦~”
賽特專注于周邊的風吹草動,這裡雖然有月光的照耀,可邊上的雜物太多,視線不太好,看來只能靠聼聲音來判斷女孩子的位置了。賽特捏手捏腳的繞着房子轉起圈來,女孩子好像也在悄悄地改變躲藏的位置,總是抓不准聲音的來源。

這時,小女孩唱起手球歌,賽特曾經在小時候聼過爺爺哼給他聼,想到這裡,不禁嘴角上揚。

大概是累了,小女孩的歌聲停留在角落的箱子后,還時不時發出開心的笑聲,應該是得意自己躲得好賽特找不着吧。賽特放慢腳步,悄悄地走過去,歌聲越來越近了。
“抓到你了!”
賽特繞過箱子,突然往側面一撲,把小女孩一把抱在懷裏。
“誒,被大哥哥發現了~大哥哥贏了。”
“哈哈,你玩捉迷藏遊戲很厲害呢~半天都找不到你在哪。”
“真的?好開心!雖然我賽跑不是很在行,但是捉迷藏還是不錯的呢!”小女孩甜甜的笑了。“哦對了!按照約定,這個給你,大哥哥要好好保存喲!”
“啊!謝謝!”
賽特打開包包想要把鑰匙放進去,發現了剛才在大廳裏撿到的紙鶴。
“作爲交換,把這個給你吧,我感覺這個紙鶴很適合你喲。”
“這不是媽媽給我叠的嗎!”小女孩捧起紙鶴,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盯着那小小的紙鶴。

這時,通過天窗射下來的那一縷月光下,出現了一個銀白色的飄渺的人影。小女孩回過頭。
“媽媽!”
她驚呼到。
“媽媽!你來接我啦?”
“對不起,一直讓你一個人,一定很寂寞吧。”
影子化爲一個女人的形狀,她緩緩地蹲下來,慈愛的注視着小女孩。
“媽媽!”
小女孩走到女人面前。
“怎麽了?”
“媽媽……”
小女孩哽咽了。
“嗯?”
“媽媽!”
“嗯嗯?“
兩個人緊緊抱在一起。
“這一次,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了……”
“嗯,答應你,約定了。”
媽媽溫柔的撫摸着小女孩的頭髮,用很輕很柔的聲音回答着。
“嗯!約定了!”
母女倆化作閃閃發光的球飃向能看到月亮的破損屋頂,最後消失在空中,留下的銀粉撒了一地,被月光照耀得閃閃發光。

“走了呢。又剩下我一個人了。”
賽特心情複雜地望着那片銀色。
“不,準確地說,你不是一個人。”
“嗯,對……我還有你陪伴呢。”
“嗯!”

賽特沿來的路回到那個最初的大廳裏,之前的大狗不知道去哪裏了,他也無心去思考,減少戰鬥的次數縂是好的,特別是那麽危險的敵人,少踫到一次就偷笑了。PF一路運算着,指引賽特來到地下商店街的入口。他摸出從小女孩那裏得到的鑰匙,插進鑰匙口裏,心裏默念:一定要打開啊!

輕輕轉動,“喀噠!”,鎖被打開了。
“成功了!”
“接下來的路程,也請多多小心。”
“嗯,我知道,不過肯定沒問題的,因爲有你在。”
“是,我會陪着你的。”
賽特擡起小小的匝門,等待他們的是新一輪的探索。

- 第三章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33kawa.blog124.fc2blog.us/tb.php/322-5a8d797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