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ile~再見月之廢墟~
Photobucket

- 第二章 -

[蓮花的清香彌漫在空氣中,曾經觸踫到的人卻消失不見了。]

[我沉默的前進,沒有任何言語。]


賽特點亮手電筒,沿着長長的樓梯走到底。
賽特四處張望,高高的天花板有幾処破損,月光透過頂部所剩無幾的玻璃照射下來。他擡起頭,正好看到那圓圓的月亮。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感覺月亮比平時更接近自己了。
“原來地下也可以這麽大啊。”
以前完全不能想象人類竟然可以挖出這個大一個“洞穴”來,現在看到實物,難免驚訝。
讓他失望的是,這裡也沒有銀髮少女的身影。

走廊兩邊的墻上貼滿了各式各樣的海報,電影的,舞臺劇的,音樂會的,不難想象過去這裡是一定是熱鬧的車站,也許還是情侶約會的碰頭場所。賽特一邊猜想一邊往前方走去,突然,他聽到一個細細的女聲。

“請救救我。這樣下去,我會停止的。”

賽特又驚又喜,急忙問到。
“有人在那邊嗎?”
“對,有啊,就在這裡——”
“請等等。我馬上就來!”
“好——”

賽特快步朝發出聲音的方向走去,可前面的通道已被瓦礫和石柱堵住。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小洞口,於是弓起身體,小心翼翼地擺開四周的瓦礫,擔心他們隨時坍塌。
女性的聲音沒有停下來,還在繼續求救。
“請救救我。我的防水機能已經被完全破壞了。請救救我。這樣下去,我會停止的。”
聲音越來越清晰,賽特發現是從一道門裏傳出來的,那門的上方有個牌子,寫着“站長室”。
“嗯?難道這裡還有生還的工作人員不成?”
賽特歪了歪頭,用力的推開大門。

一股濕氣迎面而來,賽特眯上眼睛,剛才外面的月光使他還無法立即適應這個房間裏的黑暗。不料第一步已經踏入積水中,這個房間已經被從天花板滲入的水浸滿了。
“請救救我。我的防水機能已經被完全破壞了。”
“你在哪裏啊?我見不到你呢。”
“是~在這裡~請望望你的左邊~”
賽特轉過頭,可那裏什麽人也沒有。
“啊~請往上看一點。”
賽特擡起頭來,冷不丁一滴水珠落在他的鼻尖上,涼颼颼的,好像給他打了一針強心劑,讓他頭腦清醒許多。
呈現在他眼前的,是個鉄箱子,挂在吊燈上。聲音的確是這裡發出來的啊,難道是,會説話的鉄箱子……?!

“等等,我這就將你救下來。”
賽特爬上站長那滿是文件的書桌,上面積滿了雨水,文件都皺巴巴的,他心裏默默地説道:站長先生,希望你不要生氣才好。踩着那些文件,他才勉強夠着那個鉄箱子,搖搖晃晃的將她取下。
箱子上面有像似天綫的設置,頂上兩個正在發出青色光芒的玻璃管,好像燈泡一樣。賽特好奇的觀察着這個會説話的物體。

“我的名字叫Personal Frame,我可以接收使用者的情緒和感覺,並有對話機能搭載,是情報推算機。”
“我的名字是……哇!”
地板劇烈的震動了幾下,賽特差點因重心穩而從桌子上跌落,他搖晃幾下,抱着PF,生怕她摔到地上。
“自我介紹留到脫出后再説吧,這裡非常危險。我有安全導航系統。”
“導航系統?”
“快。首先,請把我背在身後吧,利用兩邊的扣子可以固定……”
賽特剛扣好PF,確認已經固定好。
“這樣嗎?”
“對,沒問題了。我的簡稱是PF。可以對使用者身邊發生的事情進行分析,給於準確的判斷指示,是我的職責所在……”
突然一陣搖晃,天花板上落下很多塵土和碎石。
“啊,要快點走了,這裡好像快撐不住了。“
“我……”
“等等說吧,我們走。”
“嗯,詳細的等下說吧。”

賽特打開大門沖出站長室,只見剛才他通過的來路已經被倒塌的碎石柱封鎖住了。不過這裡看上去好像暫時沒有會完全坍塌的危險。他松了口氣,對PF説到。
“我來的那條路被擋住了,需要找別的路才能離開吧。”
“在此之前……看,左邊有個火盆,點燃了靠在邊上坐一會能起到休息的作用。”
“嗯!真是一個好主意呢!”
賽特點燃火盆,縮在邊上烤手,木柴在盆裏燒得劈啪劈啪的響。
“溫暖……嗎?”
“嗯,是呀。很溫暖,讓人放鬆。”
“在火盆邊上的確是可以避開敵人,讓人放鬆。”
“誒,原來是這樣啊!不過……敵人指的是……?”
“敵人就是……總之,這裡很不安全,後面還有很多危險的東西在等着你。”
“沒關係,”
賽特站起來,從身後的行囊裏抽出從家裏帶來的小樹枝。
“我有武器喲。”
“嗯…這個程度的難以應付這裡的敵人。如果可能的話,最好裝備比較強力一點的。”
“強力一點的?”
“是啊。……請等等。”

背後的PF嘎吱嘎吱的開始運轉,幾秒功夫后停下了。
“經過推算,這附近有比較適合的武器,請在前進中多多注意。”
“這附近嗎?好的。我知道了!”
賽特拍拍身後因爲坐下休息而粘上的塵土,借着火光尋找去路。
“接下來往右邊走吧,左邊很危險,右邊或許能找到武器。”
“右邊對吧?好……”

右邊是購票処,窗口還不少,看來這裡原來算是一個比較大的站點。售票處邊上,是失物招領辦公室,門口的小黑板上寫滿了丟失后等待人去領的物品,可那些東西,就一直孤單的躺在辦公室裏,再也沒有被領出來過了。賽特想到這裡,不禁覺得心口一緊。自己從來沒有懷疑過,這個世界爲什麽會變成現在這樣。雖然這一切對於他來説應該是理所當然,可是,對於以前的人,大概完全不能接受吧。到底,發生過什麽事情,導致如此狼藉一片?

PF的運轉聲把賽特從沉思中拉回現實,他朝正面望去,那邊有個門框,還挂了一個牌子,寫着的字因爲長時間的濕氣被腐蝕了,無法辨認。賽特高興的說:
“那裏就是出口吧!”
“呃,不,那裏,是男洗手間。”
“咦?男生用的洗手間嗎?這麽說還有女生用的咯?”
“對。女性專用的應該在門口這些雜物的另一邊。”
“誒——是這樣的啊。厲害!你真的是什麽都知道呢。”

走進廁所一看,墻上的鏡子都已經碎掉了,地上滿是玻璃渣。賽特眯起眼睛,發現不遠處的地上有什麽東西在閃閃發光。
“怎麽會有這種東西落在這裡呢?誰那麽不小心啊……”
“總之,這個是稍微強力點的武器了,請撿起來吧。”
“哦……嗯嗯……看上去是竹子做的。”
“這個東西叫竹刀,比木棍的破壞力要大些。”
“原來是這樣啊。”
賽特點點頭,把小樹枝放到行囊裏,竹刀撿起來握在手裏。感覺的確不一樣呢,結實很多,他感覺即使現在出來兩個黑色面具自己都能輕鬆打敗了。

“那,快離開這裡吧,先去找出口。”
賽特走出洗手間,迎面而來的是幾個藍色發光的漂浮物,形狀和水母一樣,不過表面有像是人臉的圖案。
“危險!”
“啊!”
賽特一連倒退了好幾步。
“這就是敵人,用竹刀去驅散他們吧!”
“嗯!”
賽特揮舞起竹刀,在這些不明物中跑過,雖然沒有完全消滅他們,但是他到達了一個新的火盆邊。
賽特氣喘吁吁的說到:
“剛才那些是什麽啊?我之前也見過類似的東西。”
“那些,應該是被稱爲‘惡意思念’的東西,是往日人們留下的不懷好意的怨念,以後要是碰上了,請不要猶豫,努力擊倒他們。”
“惡意的思念?通常都是剛才那種形態的麽?”
“不,因爲留下來的思念不一樣,所以形態也會有所不同的。而且平時是看不到他們的。”
“呃……看不到的話,不是很糟糕嗎?”
“那些思念体是害怕光芒的,所以多用手電筒照一下四周,他們就會顯形了。”

正當他們對話的時候,賽特的手電筒無意中照射到自己的腳邊。
“嗯?這又是什麽?”
“紙鶴。”
“原來叫紙鶴啊,是用紙做出來的小鳥形狀的玩具吧?”
“對,鶴,說起來,鶴這種動物算是一種比較大型的鳥類了,通暢都成群結伴飛行。”
“啊,你知道得還真多啊,我也只在畫冊上看過,白色的很大的鳥呢。對了,你見過真的鶴麽?”
“呃……誒……那個,沒有呢。”
“那你怎麽會知道那麽多事情呀!”
“這些都儲存在我的數據庫裏面,不過也只有這種程度的簡介罷了。”
“這樣啊,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兩個人一起看真的鶴在天上飛呢。”
“我們?兩個人?”
“對啊,一起看吧。”
“好。”
說完賽特如獲至寶般的把那個小玩意收到包包裏。
“爲什麽,要收集這些東西呢?”
“嗯,不知道爲什麽,這些東西給我感覺很溫暖,我有時候會想,這個紙鶴或許,是個可愛的小孩子留下來的。哈哈,只是我自己想像力太豐富了吧。”

這時,賽特才發現光顧着講話,已來到剛才PF提到的左邊。
“這裡,不是剛才說的左邊嗎……”
他心裏立馬就慌了,PF說過這裡很危險的啊!
“請等等。那邊有個匝門,可以從那裏出去了。”
賽特急忙跑過去拉匝門,卻怎麽拉也沒有效果。
“好像打不開。”
“沒有的事,請再用力一點。”
賽特使出全身的力氣,匝門還是紋絲不動。
“不行呢……”
PF又開始運轉了。
“呃……誒……嗯……那個……那個……這道門上鎖了。”
“那就沒辦法了,該怎麽辦才好呢?”
“和我說也沒辦法……對了!鑰匙。找到鑰匙的話就沒問題了。”
“那就去找鑰匙吧。”
“鑰匙就在附近的樣子。大概……”
“剛才在售票處邊上的尋求失物小黑板上寫了通路鑰匙遺失的信息呢,這樣的話鑰匙就不會在辦公室那邊了,會在哪裏呢?”
PF嘎吱嘎吱開始運算。
“經過計算,就在我們的右手邊。”
賽特扭頭一看。
“這……洗手間……這邊該不是女洗手間吧!”
“就在這裡了。”
“什麽!要我進去麽?……”
賽特漲紅了臉,拼命搖頭。
“這怎麽行呢!這裡是女生才能進去的地方吧!我不能進去的呀!”
“可是這裡能取得鑰匙的只有你了。趁現在周圍沒有人,放心的進去吧。我不會介意的……”
賽特咬咬牙,硬着頭皮走到門口。
“對不起,我要進去了!”
他突然大喊一句。
“那個,都說這裡沒有人了……”
“還是通報一聲比較好吧,心裏踏實點……嘿嘿。”
賽特害羞地笑了,謹慎的摸索着牆壁前進。在經過梳妝鏡的時候,突然有無數只手從牆壁那邊穿過來。
“啊!不是吧~”
賽特慌忙中只好亂揮竹刀。
“嗚嗚嗚嗚嗚……看來我是被女性討厭了呢……爲什麽會出現這種事情!”
“鑰匙!”
“嗚……”
賽特什麽都顧不上了,一把抓起鑰匙,扭頭就跑。

“呼……這下真的被女性討厭了……”
賽特傷心的説道。
“呃,我並沒有討厭你。放心吧。”
“嗯!謝謝你!哈哈哈!”
“呵。呵。呵。”
“對了。這個鑰匙可以開匝門嗎?”
“經過運算,這個鑰匙,有百分之七十五可以打開匝門,百分之二十五不可以。”
“太好了!”
“呃,那個…有百分之二十五開不了哦。”
“唉呀!肯定能開的!沒問題的!而且七十五不是比二十五要大嗎?絕對就是那把能開的鑰匙。你說對吧?”
“呃,對……數字的確是大一些。大概,沒問題吧……”
“絕對沒問題的!”
“嗯……嗯!沒問題的!”
“哈哈~”
“呵。呵。我們返回那道門前吧。”
雖然PF模仿賽特的笑聲聼上去非常生硬,但是很難讓人相信她就是一個人工智能推算機而已,縂覺得,好像有生命一樣……

正當他們聊天的時候,前面傳來愉快的樂曲聲,一個戴着小雞玩偶服頭飾的人推着滿載物品的小車路過。那“小雞”發現了賽特,於是停下來。
“哎呀呀哎呀呀,這不是人類麽,久違了呢!想不到會在這裡見到。”
“呃……你是……?”
“小雞”走到車前,對賽特鞠了一個標準的七十五度躬。
“哎呀,嚇倒您了吧?請原諒我的無禮。我的名字叫道具屋。”
“啊……你,你好。我叫賽特。雖然很唐突,但是,那個,你爲什麽會推了個裝的那麽滿的小車?”
“呵呵呵,是這樣的,我很喜歡收集物品,這些都是我到處撿來的呢。對了,如果您在路上撿到什麽有趣的東西,可以拿來和我兌換哦。今天有幸讓我們相遇應該是大小姐賜予我的好運吧,請稍等……”
道具屋在推車裏翻了半天,遞給賽特一個小包裹。
“來,這個是我給您的見面禮,特別服務喲,希望您能用的着。”
“啊!真的非常感謝你!我就收下了。”
“不必客氣,這個東西應該對人類有些幫助的。在您受傷的時候使用它,疼痛就會飛走了~”
又是一個標準的七十五度鞠躬。
“那麽,就這樣,我走了哦~祝您今天有個好心情~”

賽特望着道具屋離開的背景,説到。
“真是一個有趣的人呢,很有紳士風度,希望以後還能遇到他。不過他到底是什麽來頭?”
“呃……是什麽來頭呢?……我們出發吧。”

[在一片朦朧的水氣中,我遇到了我的夥伴。對我來説她是我堅強的後盾,非常可靠,讓我時時刻刻都很安心。在漫長的歲月裏,她是除了爺爺以外第二個能和我聊天的人,對於此我感到非常愉快,享受着她給我帶來的充實。]

[只要有她在,就一定沒有問題的,我這麽堅信着。]


- 第二章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33kawa.blog124.fc2blog.us/tb.php/321-e27812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