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物] 再見月之廢墟 - 序 -
2010年08月12日 (Thu) | 編集 |
Fragile~再見月之廢墟~
Photobucket

-序-

賽特把泥土聚集起來,雙手貼著大地,呆呆的望着那片鬆動過的地方。
“這樣的話,你是不是也能感覺到我的體溫呢?”
在這個依然寂靜的夜晚,那個唯一的人也離去了。
賽特用鏟子支撐着身體站起來,最後看了一眼地上的小土包,轉身向住處走去。

[在這夏末的日子裏,和我相依爲命了十五年的爺爺,今天死了。]

習以爲常的生活,感覺這一切都如大鈡的齒輪,周而復始,至永遠。可這樣的生活也改變了。

[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問他的名字。默默挖個坑把爺爺埋了,也不知道要寫什麽名字在墓碑上。]

從現在開始,孤獨將陪伴他左右。
賽特憂鬱地望着月亮,在這個死氣沉沉的漆黑世界中,只有月光灑下來的冰冷銀粉才能使他察覺周邊的世界,也許月光算是他現在唯一的夥伴了。

[從此以後,真的只剩我自己一個人了。]
賽特把天文臺的天頂打開,在一塊能望到月光的地板上坐下,沒有哭的衝動,不是因爲他根本不知道爺爺的身份,而是不知道自己將要去哪裏,干些什麽。心裏好像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空洞。
他環視四周,這個古舊的天文臺是他和爺爺的居所,到處留有爺爺生前用過的物品,架子上的書,床邊的火爐,桌子上的油燈。賽特站起來,繞着弧形的牆壁走,手輕輕撫過那些還未積塵的遺物。突然,他看到墻上那歪歪扭扭的筆跡。
“啊,是爺爺為我做的身高記錄。”
顫抖的筆跡,記錄着逝去的歲月,仿佛訴説着爺爺的愛。

[十五嵗的賽特,看上去和以前那個小孩沒有什麽分別,但確確實實是在成長呢。縂有一天你會獨立的,快點成爲一個大人吧。一個敢于承受孤獨的大人……]

爺爺的笑容浮現在賽特眼前,一切都是那麽的清晰。
“明明昨天,他還在對我笑呢……”
想到這裡,賽特用力的把手貼在有字跡的墻上。
“爺爺,你想我為你做些什麽呢?我到底要怎麽樣做才好呢?一個人……能做些什麽呢?”

[賽特,記得不要隨便翻我書桌裏的東西哦。那些東西,大概是最後的希望了……]

“四處找找吧,或許這裡還留有爺爺的信息。”
賽特從沉思中回過神來,快速的跑到爺爺的床邊,淩亂的床上放着爺爺常用的手電筒。這是他生前無論如何也不給賽特碰的寶貝。賽特小心的拿起電筒,按下開關。
“太好了!還能用。”

來到昏暗的書房門前,賽特握緊了拳頭,心裏下定了決心,無論看到了什麽,遇到了什麽,都要幫爺爺實現願望。即使是最後的希望,即使是飄渺空虛的希望。
在手電發黃的燈光中,賽特摸着一排排的書櫃來到爺爺的書桌前。

“頑強的人類,還以爲都死光了,誰不知還有殘餘的。”
突然一把低沉的聲音從側面的後門傳來。
賽特猛地一轉身,看到一個黑色的巨大面具。它眼眶上挂着的紅色綢緞抖動着,好像是滴出的血淚一樣。
“誰?!從哪裏來的?!”
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讓賽特手足無措起來。
“沒有回答你問題的義務。”
黑色的面具說,並向他步步逼近。
“你是什麽?爲什麽會在這裡出現?”
“沒有回答你問題的義務。”
黑色面具依然沒有理會賽特的疑問。

塞特從背包裏拔出一根小樹枝,堅定的對面具説:
“爺爺的願望就在這裡,我不會放棄的!”

雖然心裏還有一絲恐懼,可想到爺爺摸着自己的頭嘲笑自己長不高,爺爺為生病的自己煮的雑菜粥,爺爺給自己講的故事,爺爺的微笑……賽特使出全身的力氣把樹枝往面具上敲去。
這份堅定,使面具退縮了。
“何等脆弱。這樣的你,什麽都做不了的……”
面具消失在黑暗中,聲音在這個狹小封面的空間中回蕩。
“什麽都做不了的……”
賽特喘着粗氣,剛才的戰鬥使他疲憊不堪了。他皺了皺眉,對這不明正體的東西給弄迷糊了。
“這到底是……?”

“不對,現在不是迷惑的時候。”
賽特轉身向書桌走去,桌面上呈現的是……
“藍色的寶石……和一封……信?”
賽特拿起信,上面工整的寫到:給賽特。
“給我的?說不定,爺爺把自己的希望就寫在裏面了。”
賽特咬了咬下脣,心跳加速,眼前似展現出迷霧重重的未來。
他展開信紙,讀了起來。

[當你讀到這封信的時候,大概,我已經不在了吧。
其實無論生死,對我來説都不重要了。
從一開始我就以爲自己已經沒有生存的資格。
對於死亡,我作爲一個弱小的人類,也無能爲力。
到底要不要寫這封信,我也迷惑了很久。
活在世界上的這漫長的時間裏,每天碌碌無爲的渡過,使得我在最後快要閉上雙眼的時候,才發現那暗藏在心中的事情。
和你渡過的每一天,對我來説都如寶石一樣珍貴,都和寶石一樣閃爍着光芒。
爲什麽,當初沒有和你更親近一些?現在想到這裡,不禁後悔不已。
想要傳遞的心情,想要對你說的話,爲什麽到了現在才如泉水一樣不間斷的流淌出我的心?
希望……你能原諒這樣的我。

從這裡向東去吧,那裏有一座巨大的紅色鐵塔。
在那裏,或許,會有和你一樣生存下來的人也説不定。
如果我死了,就向東前進吧。]


“踏上旅程把。然後。一直以來,謝謝你了。賽特。”
仿佛是爺爺在賽特的耳邊輕輕地低語。
活下去。賽特默默地念叨着。

信沒有落款,最後的最後,還是沒有知道爺爺的名字。
賽特輕輕的折疊起信紙,連同那枚神秘的藍色寶石一起小心翼翼地放到胸口的火箭型鉄盒中。
“爺爺早就知道了吧,卻沒有和我提過隻言片語。大概,爺爺在内心也是寂寞的吧。希望我能多陪陪他……”
賽特握着火箭,在書桌前站了良久。
“爺爺,放心吧,我已經長大了。雖然我不一定能成爲一個不懼怕孤獨的大人,但是我會證明,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不孤獨。我不是一個人。你也會一直在我身邊的,對吧?”

[踏上旅途。遠處那紅色的巨大鐵塔在這夜色中顯得特別突兀,一副他人皆醉我獨醒的樣子。這沉睡中的城市,也許早已經在夢中死去了。我卻相信自己不是一個人。一定,一定會有和我一樣生存的人在這裡。等我去尋找他。即使單獨上路,我卻不會孤獨。一定,一定會有很多很多用心才能感受到的溫暖時時刻刻陪伴我。]

- 序 -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33kawa.blog124.fc2blog.us/tb.php/319-eb6aca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