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題。

馬上口語考試了。
我發現自己開始用英文思考,然後翻譯成日文。
在這麽緊要的關頭我的中文你死哪裏去了?

我打賭教授會問我上個周末去哪裏玩幾點出門幾點回家以及搭乘了什麽交通工具。[咖喱

其實我想說的是,很好。

何必怕我生氣呢,本來直接說出來誰也不會生氣的吧?
難道是我求別人都來麻煩我的麽?我很渴望人家麻煩我是麽?
早就說了只是一個方便大家的途徑,我自己根本沒一點好處或者是損失。
非要推卸責任導致最後我不問還沒人來和我說了是麽。
娘還問我要怎麽準備,我真是把ass都笑off了。
而且發生這種事情還不給我發火。
行了行了做黑臉我又不是第一次了。[摳鼻

我倒是很想知道14號那天我跑去說我窗了,我決定不參本了,對方是個什麽樣的表情。
哦忘記了,我看不到。
真可惜。

我的確不能把你們怎麽樣,正如那位太太那樣以後還能繼續大義凜然的干些很惹笑的事情。
愛匝地匝地。
果然當初就不應該相信什麽,最後一次機會都不該給我自己。
冒這種險,我腦子坏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33kawa.blog124.fc2blog.us/tb.php/276-7071e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