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為你撐傘
2009年07月03日 (Fri) | 編集 |
總是莫名的有種空腹感。
望著湛藍天空中飛過的客機,感到胃裏面一陣猛的收縮。
以前我也曾這樣,看著天空的云飃過一批又一批,什麽也不去想。
兩條腿懸空垂在沒有欄杆的水塔邊。
這好像是我兒時的所有記憶。

不知道從哪裏飃來一片灰色的云。
天色暗下來,窗外是淅瀝的雨聲。
路上沒有一個人,雨很快把雲下的這篇地染上更深的顔色。

穿著黃色連身雨衣的自己,小時候的自己站在雨中,光著腳踢水,在這個水坑裏面跳到另外一個水坑。
手上拎著沒有撐開的傘,長柄的,黑色的。
本來可以不去在乎的,但看到那把傘,我不禁問。
“是誰的?”
年幼的那個我擡起頭,雨點打在在她透明的雨衣帽檐上。
她沒有看我,只是那樣默默地望著灰蒙蒙的天。
我開始覺得這個女孩子一點都不像我。

可以猜想傘的主人是誰。
卻不願意去承認。
其實我知道。

我們都太過想保護自己了,永遠的呆在小時候有多好,可成長無可避免。
我們在等待的那個人大概以後也不會出現了。
我知道的。

她把黑色的大傘遞給我。
我接過來,捧在雙手上,久久的凝視。
然後抱在懷裏哭了。

聲音很大,從街頭傳到結尾,折返回來,用了22秒。
雨還是沒有停。

小時候曾經問過那個人雨什麽時候才會停。
他看都沒有看我一眼就打著傘走出屋簷,把我一個人留在那裏躲雨。
長長的,黑色的背影很快就消失在濕氣中。
再也沒有回來,身後的門也沒有打開,街上就這麽一直空蕩蕩的。
天黑了我蹲下來抱著自己的膝蓋想保留最後一點溫度。
就算沒有他我也可以活下來。
那個時候我分不清眼淚和雨水。

不久后我就回收了那把傘。
黑色的,長柄的。
被好好的收起來,躺在地上。
我不敢撐開。

每天我都抱著傘去路口張望。
好像看到了一個人影,又好像沒有,可我始終不敢開口。
我知道那裏不可能有人。
所以我只能一直抱著那把傘。
黑色的,長柄的,淋溼以後會有暗紅色的液體順著傘身流到地上。

終于有天我不去等了。
把傘插在路口自己上路了。
不記得走了多遠,我一直告訴自己不要後悔不要往後看不要回去找那把傘。
終于,我把他忘掉了。

穿黃色雨衣的小孩子摸著我的頭。
一聲不響的跑開了。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要怎麽安慰自己。

根本無所謂吧。
就算過去怎麽難過怎麽痛哭也好,也是過去的事情了。
現在的我理解這種過程,所以我只是把那把傘挂在儲物柜裏面。
最後瞄了一眼。
黑色的,長柄的,傘頭上帶著暗紅色的液體流過的痕跡。


永遠不要去嘗試干那些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
不要以爲自虐可以引起什麽關注。

雖然難以接受,但是請相信自己能跨過去的。
因爲很快你就會不在乎。

Photobucket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33kawa.blog124.fc2blog.us/tb.php/270-e6cdd3d7